导航菜单
全站搜索
站内搜索:
新闻搜索
文章正文
加拿大的“黄马甲”来了!
作者:作者4    发布于:2018-12-09 09:24:02    文字:【】【】【
摘要:2018年12月8日,上午11:00,加拿大各地的“黄马甲”运动开始了! 从渥太华到温哥华,还包括多伦多、卡尔加里、埃德蒙顿、奇利瓦克、兰利、本拿比,甚至连BC省的小镇、人口只有数千的普理查德也加入了队列。 这次运动的目的是希望阻止特鲁多政府将于12月10日签署联合国的《全球移民协议》。 特鲁多上台后,给加拿大人增加了不少新的挑战

2018年12月8日,上午11:00,加拿大各地的“黄马甲”运动开始了!

从渥太华到温哥华,还包括多伦多、卡尔加里、埃德蒙顿、奇利瓦克、兰利、本拿比,甚至连BC省的小镇、人口只有数千的普理查德也加入了队列。

这次运动的目的是希望阻止特鲁多政府将于12月10日签署联合国的《全球移民协议》。

特鲁多上台后,给加拿大人增加了不少新的挑战,并一次次刷新底线。去年的C16、今年刚实行的C45还令人惊魂未定、未找到应对方案,马上又要签署《全球移民协议》。

这份《全球移民协议》源于2016年,当时联合国193个成员国“一致通过了一项不具约束力的政治宣言,即《纽约难民和移民宣言》,承诺维护难民权利,帮助他们重新安置,确保他们获得教育和就业机会。”

保护所有难民和移民的人事,不论他们拥有何种法律地位。这包括保护妇女和女童的权利,努力确保她们充分、平等和有效地参与解决方案的制订。

确保所有难民和移民儿童在抵达后若干月内就能接受教育。

对援救、接纳和收容大量难民和移民的国家提供支助。

努力终止为确定移民身份而拘留儿童的做法。

强烈谴责针对难民和移民的仇外心理,开展消除仇外心理的全球运动。

强化宣传移民为收容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所做的积极贡献。

加强面向最受影响的国家的人道主义和发展资助,采用创新的多边融资方案,致力于解决所有的资金缺口。

制订一个全新框架,规定会员国、民间社会合作伙伴和联合国系统的责任,并根据该框架执行全面的响应方案,应对难民大规模流动问题或持久的难民危机。

为所有难民署认定需要重新安置的难民寻找新的居所;通过劳动力流动或教育计划等途径,增加难民重新安置到其他国家的机会。

将国际移民组织纳入联合国系统,加强移民问题的全球治理。

从中可以看出,除了一般意义上的难民收容,联合国加强了对移民、难民安置的控制,同时削弱了接纳国家的管理权限。

基于此,2017年12月4日,美国宣布退出协议,理由为“多项条款与美国的移民和难民政策以及川普政府的移民原则不一致。”

而特鲁多政府马上要继续签订的协议则是这份协议的延伸版本,其在联合国的官网上的描述为:

启动谈判程序,争取召开一次国际会议,并在2018年通过一份实现安全、有序和正常移民的全球契约。就推动通过这份契约达成共识十分重要,因为这意味着像国际关系的其他领域一样,移民问题也将拥有一套共同的指导原则和方法。

制定对待处境脆弱移民的准则。这种准则对于日渐增多的孤身儿童尤为重要。

在2018年通过一份难民问题全球契约,更平等地分担收容和支持世界难民的负担和责任。

2018年,联合国的难民安置任务是6000万,几乎相当于加拿大人口的两倍。如此巨量的人数,倘若分担在世界各国还尚可,但是,美国、澳大利亚、波兰、匈牙利、比利时、丹麦、意大利、保加利亚、以色列、多明尼亚共和国、爱沙尼亚、捷克、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斯洛伐克、俄罗斯、韩国、日本等国纷纷退出协议后,留下来的国家的负担更重。

除了难民人数是个难以消化的问题,联合国对难民及非法移民的态度也耐人寻味。匈牙利退出协议的理由是“匈亚利不同意公约中的这一基本看法,即:移民是一项‘基本人事’”。过分强调移民的自主权利将导致主权国家边界失效,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出入自由。

联合国甚至不愿意用“非法移民”这样的词汇来称呼非法进入别国的人士,要改用“非正常移民”。因此,美国退出时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将决定如何以最好的方式控制我们的国界,决定谁能够进入我们的国家。纽约宣言的全球方案与美国的主权不符”。

然而,加拿大特鲁多政府却没有提出这些作为主权国家政府的正常诉求。

2018年10月24日,人民党党领马克西姆伯尼尔在国会发起请愿签名,提出加拿大政府有义务保障加拿大的权益;政府应该按照有利于加拿大人的情形来选择移民;大多数加拿大人并不欢迎非法越境者;在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基于维护主权和国土安全的理由下退出《全球移民协议》的情形下,呼吁加拿大政府也应该在同样的考虑下退出协议。目前签名人数已近5万。

最近,保守党党领安德鲁希尔也发起请愿签名,“应该是加拿大人,也只应该是加拿大人来决定谁在什么情况下能来我们的国家,而非联合国。”以抗议特鲁多签署协议并将审核难民背景的权利交给联合国。

12月10日,特鲁多就要签署协议。情急之下,12月6日,署名A.L的人士甚至在美国白宫请愿墙上发起了请愿,希望阻止加拿大签署这份毫无理智的协议。

有人嘲笑白宫请愿墙上的这份签名,说它是那样弱小无力、应者寥寥。可是,正是这份“无力”的签名发起映射出加拿大人民保卫加拿大边境、抵制联邦政府的无理治国的决心!

靠美国白宫的请愿墙签名无疑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加拿大要摆脱联合国的魔咒,还需要加拿大人挺身自救。由此,加拿大的“黄马甲”运动应运而生。

各地的“黄马甲”运动的组织呼召者都是关心边境事务的志愿人士。比如本拿比的呼召者Laura-Lynn Tyler Thompson 原本是电视节目主持。在申小雨案第一次庭审现场,她因为勇敢地指出宽松的难民背景审核给加拿大带来不良影响,结果被一位裹着头巾的人当众把咖啡泼在她身上。

Laura-Lynn坚定地反对SOGI123,并由此被众多电视台解除合约。但是她仍然勇敢地坚持着,为了伸张正义不惜代价。

本拿比的这次活动在1号高速路29号出口的willingdon大桥两侧的人行道上。参加数十人,现场有几家媒体采访。参加者有的准备了抗议标牌,有的喷绘了大型条幅系在人行道的栏杆外侧,还有的带来了加拿大国旗。而真正穿来黄马甲的并不多。今天温哥华下着小雨,人们在雨中挥舞标牌、国旗,过往车辆时而鸣笛应和,真是非常加拿大式的抗议。

加拿大“黄马甲”运动无关左派、右派之争,只是普通民众的诉求。最初的倡议者#Trudeau Must Go in 2019于12月4日提出穿黄马甲的方式在加拿大主要交通干线沿线抗议,诉求是“Legal immigration only”。

而被通常被媒体认定为“右派组织”的ANTIFA已经在他们的社交媒体上发布消息要阻止加拿大的“黄马甲”运动。

反对联合国将难民无限制输送其他国家的计划的民众越来越多。11月30日,荷兰也开展了黄马甲上街运动。参加者并没有打砸抢,只是穿着黄马甲以显示团队的力量。

不仅如此,就连一再被指责为暴力行动的法国“黄马甲”运动中,也曾有人在现场见到浪漫的舞者:

可见加拿大及其他国家的“黄马甲”运动都能和平发展。如果不是被逼无奈,谁喜欢在周末大冷天里,顶风冒雨地跑去桥上挥舞国旗呢?

但愿特鲁多政府能在民众无奈的示威中有所醒悟:“Protect our Borders!”“加拿大欢迎合法移民!”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0-2018 k彩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