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全站搜索
站内搜索:
新闻搜索
文章正文
贸易摩擦未了,技术战又来,中国是否准备大打?
作者:作者2    发布于:2018-12-11 10:30:08    文字:【】【】【
摘要:早在中兴案爆发时,中美之间的“技术战争”之说就已不绝于耳。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并不仅仅是为了减少贸易逆差,这一点也早已没有疑义。在中方,这预示着在更大范围内备战,而在美方,这预示着后续有多个梯次,可以对中国进行连环打击,立体打击。 随着华为案的爆发,围绕美国在关

早在中兴案爆发时,中美之间的“技术战争”之说就已不绝于耳。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并不仅仅是为了减少贸易逆差,这一点也早已没有疑义。在中方,这预示着在更大范围内备战,而在美方,这预示着后续有多个梯次,可以对中国进行连环打击,立体打击。

随着华为案的爆发,围绕美国在关税大棒之外还有更多大杀器的猜测,再一次升温。

前几天有人提出,“贸易战之外,另有战场。美国对中国正在采取一个有计划的围猎:从四月中兴,十月福建晋华,到十二月的华为。”南山林雪萍在他题为“华为中箭 超越贸易战”的微博文章中如是说。

他说,“一说美中关系,所有人关心的几乎都是贸易战。然而,对于美国而言,却绝非如此。贸易战并不是唯一战火正酣的战场,美国正在精心设计一个基于特种兵战略思维的冷箭战:针对中国高科技产业,定点瞄准。”

“第二战场”的判断会引出一系列相关问题:两个战场是否各有战略目标?相互之间哪个配合哪个?“第二战场”有没有单独的步骤?对中国高科技企业是抓一个打一个?还是按威胁程度排序进行打击?

或者,按一篇评论所说,两个战场合起来才是中美之间“真正的贸易战”?

该文作者断定,“高科技贸易战的动力更大,远超特朗普在聚焦关税和老牌制造业时的设想。美国科技公司以及军事情报界似乎也在这里影响政策制定。”他提供了一份中国高科技企业到目前为止的“阵亡名单”,显示出这场“真正的贸易战”早已开始,而且美国已经取得了第一阶段的胜利。

我在两天前的短评中说,“如果假定美国的确有一个连贯的或者说至少是越来越具有一致性的对华战略,以决战胜利为终极目标,此次打击华为就是战略目标的大暴露,美国方面也不想再隐藏了,那么中国也只能拿出自己的决战战略来应对。刚刚达成的90天谈判,也只能当成一个阶段性战术手段,不必当真了。”

最严重的局势判断是:特朗普一直在玩花招,他头脑中早有一个总的战略,贸易战技术战连环套,而华为案爆发的时机和后续步骤他也早知道。

果真如此的话,事情的性质就变成了美国有备而来,且弹药充足,中国尚未丢掉幻想,且缺乏预案。

而华为案就是连环套中重要的一环,一次精心设计的定点打击。有分析指出,华为案的要害既不在抓人,也不在禁售,而在通过一个旷日持久的诉讼案将华为的商业机密陆续曝光,摧毁华为的品牌,扼杀华为的市场。

华为是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排头兵,代表着中国科技创新的前沿,代表着5G时代,这个定点打击一旦得手意味着什么,中国完全明白!

但政府到目前为止还保持着强大的定力,外交部发言人只就拘捕一事向加方和美方提出了严正交涉,要求对方立即对拘押理由作出澄清,立即释放被拘押人员。发言表态完全就事论事,不多说一句,这意味着对当事人案和华为案之间的联系进行了切割。

另一方面,没有表示出要改变G20习特会确定的路线图的意思,这意味着对贸易战和技术战之间的联系也进行了切割。

这个态势有没有道理呢?这要看如何理解今天的世界和今天的美国。

今天的世界,大体上说,是两个并行体系的混合,即全球一体化体系和列强竞争体系。

全球化体系隐含了一个主导者,因为这是一个进程,必需有一个大国做领导,在进程的运动变化中维持某种秩序。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直到今天,大领导就是美国。

而大国竞争体系则是一个没有大领导的竞技场,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大国凭综合国力自由竞争,联合国基于“主权平等”和“不干涉内政”的原则,致力于和平解决国家间争端。

两个体系混合在一起,会有很多问题,这也突出地反映在中美关系上。

中国改革开放40年,正好也是美国主导的新自由主义革命席卷全球的时期,通过中美之间以互利合作为主的关系,中国经济顺利融入了世界经济体系,成了全球化进程最大的受益者之一,实现了高速崛起。这是中国与全球化体系之间的关系。

但中国的崛起也是“中国人民自己干出来的”。40年改革开放与70年新中国历史密不可分,与近200年中国近代史密不可分,与2000年大一统传统和5000年中华文明也密不可分,每一个历史时期都从不同方面为这一波奇迹般的崛起提供了动能。这个独特条件是其他国家所没有的,是中国独特的竞争优势。这是中国与列强竞争体系之间的关系。

一是外部环境,二是内部动能,两者相辅相成。对于中国来说,既享受自由竞争的好处,又收获现行秩序的利益,是一个最佳状态。所以,中国一直强调无意改变现行世界秩序,继续推动自由贸易,而这也就意味着继续承认美国的大领导地位。

例如中兴案。2010年6月10日,联合国安理会就伊朗核问题通过决议,决定对伊朗展开第四轮制裁。在随后的6月16日,美国单方面公布对伊朗实施出口禁令,其中包括美国生产的可军民两用的零件。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出口禁令的公司,包括在美国有业务的外国公司,都将遭到美国商务部的调查,一旦结果确认,涉事公司将被列入“实体清单”,被限制出口。

如此行事的美国,体现了它世界秩序维护者和全球化领导者的角色,而不只是列国之一的角色。在遵守出口禁令方面,中国方面包括涉事公司并无异议。所谓“长臂管辖”,既基于法律上的“后果原则”,也基于政治上的“用市场换管辖”的原则,进入美国市场的外国公司在原则上是接受的。

2017年3月,中兴公司与美国商务部达成和解,同意支付约8.9亿美元罚金,中兴通讯从限制出口的名单中删除。2018年3月,因中兴公司涉嫌“虚假陈述”,美国商务部宣布出口禁令再次启动。6月再次达成和解协议,中兴被罚款10亿美元,并需于协议期内在第三方留存4亿美元保证金,在30天内更换董事会和管理层,以及容许美方指定人员加入公司合规团队,作为美国政府解除拒绝令的条件。就是说,中兴案是以服从美国“长臂管辖”、接受美国的执法告一段落的。

华为案爆发之后,网上舆情汹涌。虽然从目前公开的信息看,美方在将华为作为“中兴第二”按同一套法律程序进行打击,但由于华为的特殊性,以及时间点的特殊性,几乎全世界都认为这是技术战争的正式开始,或贸易战的某种升级。于是,没人认为中国可以接受华为作为“中兴第二”的结果,全面反击的呼声再起。

但是,可以肯定,这一次中国仍然不太可能升级为全面反击,也不会针锋相对地采取以禁售对禁售、以抓人对抓人的对等策略。

这是因为,按照上述分析,美国打击中国,实际上是以它作为现行世界秩序维护者的身份,对于它所认为的秩序破坏者甚至颠覆者进行“管辖”和“执法”,而不是以列国之一的身份与对手国家进行竞争。但是如果中国以对等的方式对美国进行全面反击,表面上似乎是在列国竞争体系内两个竞争对手之间的冲突,但实质上却是在全球化体系中排行第二的大国针对体系内唯一的大领导发起了挑战。

而挑战一旦取胜,其结果将不仅改变了列国竞争体系内的势力均衡,而且将彻底颠覆现行世界秩序并改变全球化体系。

所以,除非中国已经准备好了要颠覆现行世界秩序,把美国从领导者的位子上拉下来,即使不自己取而代之,也不再接受美国的领导,否则的话,中国就仍然会继续保持克制,只在捍卫主权尊严、捍卫公平正义的限度内进行低烈度反击,并且始终不放弃寻求停火的努力。

这并不意味着姑息、软弱、不敢亮剑,这其实反映了中国对于全球化体系的负责,也代表了中国不寻求改变现行世界秩序这个承诺。毕竟,全球化体系涉及到世界上所有国家,现行世界秩序也并不只是美国的秩序。中国始终倡导多边主义、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推动自由贸易,这都是全球化体系中的核心要素。

贸易战上的对等反击是没问题的,因为贸易只是中美关系的一个局部,虽然也动摇了全球化体系,但毕竟影响范围可控。而一旦继续升级,加速滑向中美全面对抗,中国就必须进行全面的预测和权衡。

但这个局势也并不意味着中国完全被动,美国完全主动。实际上,无论是贸易战还是技术战,由于中国的综合实力以及中美之间你只有我我中有你的紧密联系,美国在升级对中国的打击时,每一步骤其实也都在打击他自己。再考虑到美国国内政治和社会四分五裂的状况,最后到底是美国把中国打垮还是把自己打垮,也很难说。

所以,反击是一定的,但技巧也是必需的,要在全球化体系的与列国竞争体系之间,找到那个精准打击的目标点。

习近平主席说,“经历了5000多年的艰难困苦,中国依然存在。面对未来,中国将永远在这里。”历史地看,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衰落,都是难以阻挡的历史运动。这是最大的信心来源。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0-2018 k彩

网站地图